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都市  »  堕落狂想曲 1-3
堕落狂想曲 1-3
   

  Y市,一中外某个昏暗的巷子中,一群身着校服的学生围在一群,透过暗淡
的光线,隐约可见到一个身材瘦小的少年趴倒在他们之间。

  「小天子,前几天叫你今天带钱孝敬狗哥,你真TM当耳边风啊」一个一身
痞气,身材精瘦嘴角像模像样吊着烟的学生一边用手拍着少年的脸一边调侃的说
到。

  「大……大哥们,我不敢骗你们啊,我妈管得严,多问她要一点钱她就要问
我干什麽,我骗不了她啊。」少年战战巍巍地说到。

  「老子不管,你就算是偷也要给老子偷到,我再给你你最后一次机会,下周
一升旗仪式后你来教学楼2楼男厕把钱给我,一份都不能少,否则……哼」一个
又矮又胖满脸青春痘的学生指着少年说到;这个矮胖少年正是Y市一中的扛把子
——黄茍。话说黄茍这大约只有1米6的身材在一群初三学生里属实算矮的,加
上这一身肥肉看上去便是运动能力缺乏,他能当上一中扛把子还是靠着他爹——
黄猛。

  黄猛是一中这附近街区出了名的地痞无赖,长得其貌不扬,身高比黄茍还要
矮几公分,但人如其名,十分喜欢逞兇斗狠;早年年轻的时候仗着家里有点积蓄,
吃喝嫖赌打架抢劫啥都干,听说有一次和别人打架把别人砍成2级残废,进牢里
蹲了几年,出来后家里给他找了个媳妇,希望他安安生生过日子,结果媳妇给他
生了黄茍后,媳妇实在受不了乱糟糟的日子便跟别人跑了,黄猛还是过他的江湖
日子。于是黄茍从小跟着爷爷奶奶过,由于疏于管理,加上又有个这种爹做榜样,
还可以拉着自己父亲的名号打掩护,顺理成章地便成为一中的小霸王,还招揽了
一群「小弟」。

  「我偷了钱我妈也会发现的,我不敢啊,黄茍同学,你行行好放了我吧」小
天跪着乞求道。

  「看来不给你点动力你都不知道自己潜力有多大,给我打」黄茍招呼着小弟
们动手。

  就在这时,一只沾满汙渍的手抓住了他的腿脖子,「小哥,行行好,给点吃
的吧」原来是灯光太黑,黄茍和他的小弟们都没注意巷子里还有一个满脸乌黑一
身破布的乞丐,「我去你妈的,吓老子一跳」黄猛下意识地一脚踹了过去。「哎
哟,打人啦,救命啊」乞丐开始大叫了起来,黄猛正準备招呼小弟狠狠地教训一
下这个死乞丐,突然想起父亲叮嘱最近打黑除恶比较严,不要乱搞事,想着这麽
下去不是办法,等下引来大人们围观那就完了,于是大手一挥,「算你们走运,
记着我说的话,走」领着一帮狗腿子撤出了巷子。

  小天见黄茍他们走远,便艰难地站起来,走到乞丐跟前蹲下,一脸关怀地问
道「老爷爷,谢谢您帮我,您受伤了吗吧。」

  「小伙子,我这贱骨头,不打紧,不打紧」乞丐老张头仍是皱着眉头捂着肚
子,一边摆着一副惨兮兮地模样一边偷偷观察少年的表情。其实刚刚黄茍那一脚
他早做好了準备,根本没踹到他,其实他也是算计好黄茍不会给他吃的,于是转
头算计这个弱小的少年,看他细皮嫩肉白白凈凈一看就是家境不错,说不定可以
捞一大笔。

  小天打开书包,拿出一个用蕾丝花边丝巾精致包裹的便当盒递给老张头道
「老爷爷,您饿了吧,这是我妈给我做的午餐,我中午没胃口没有吃多少,您要
是不嫌弃你就将就一下吃吧」

  看到少年地动作,老张头嘴角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但仍是捂着肚子假
兮兮地道:「我这脏兮兮地怎麽好弄脏小朋友你这麽漂亮地饭盒呢」老张头伸出
两双满是油汙地手比划道,从他那乌黑油腻夹杂着不知名的气味的手还有那乱糟
糟跟鸡窝一样的头发便可知道他定是天天辗转于各个垃圾桶之间。

  小天苦笑着摇头道:「要不是老爷爷您我今天还要继续被他们欺负,我怎麽
还会在意这些事情呢,老爷爷您算是我的救命恩人,要知道在学校里他们欺负我
也没人敢帮我,我也不敢告诉爸爸妈妈,您是第一个帮助我的人,我怎麽会嫌弃
你呢,您赶快吃吧,吃完我把饭盒拿回家」

  老张头看时机已到,便不在继续拒绝,露出满嘴鳞次栉比黄牙,笑着对小天
说到:「那小伙子我就不客气了啊。」便接过小天手中的饭盒。

  老乞丐那双四处皲裂沾满油汙地手和包装精美还散发这茉莉清香的饭盒形成
鲜明地对比,老乞丐一直在恶臭中寻找一些残羹冷炙,从未见过食物竟然可以这
麽讲究。老乞丐一边一层层颤巍巍地打开丝巾包装,一边感受着手中高级丝巾的
丝滑和芬芳。打开盖子,老乞丐暗中将丝巾藏入身上的破布中,一边打着掩护对
着小天说:「太感谢了小伙子,说实话我已经几天没吃饭了」

  小天震惊道:「天哪,那您快吃,你不够的话我明天还给你带」

  「唔唔……嗯,,」老乞丐用手抓着饭菜往嘴里送,一顿狼吞虎咽下,半分
钟便把便当全吃完了,「嗝……」老乞丐长长地打了个嗝,把沾着汙渍的饭盒递
给小天道:「小伙子,你妈妈做饭的手艺真不错,真是太好吃了,你妈妈是厨师
吗。」

  小天高兴地道:「真的嘛,我也这麽觉得哈哈哈,不过我妈妈是一中的英语
老师。」

  「又是老师,做饭又这麽厉害,你妈妈一定很贤惠啊。你长这麽帅气,你妈
妈一定也是大美人吧哈哈哈」老乞丐调侃道。

  小天笑着道:「哪里哪里,不过我妈妈确实漂亮,大家都说一中的校花不是
学生,而是老师,这个老师就是我妈妈哈哈哈;不过我妈妈很严格,要我在学校
里叫她老师,我的学习成绩现在很差,她怕别人说我是走后门进来的,她最讨厌
听这些閑话,连放学我都是自己回家的」「天啊,我都忘记现在很晚了,我必须
要回家了,不然妈妈又要教训我一顿,老爷爷我下次再带吃地给你」说完小天便
边收拾着东西边小跑离开。

  「诶,小伙子,慢点走」老张头假兮兮地挥了挥手,看着小天离开地方向诡
异一笑。伸手将怀里的丝巾掏了出来,捂在脸上猛嗅着,这茉莉的清香他似乎在
哪里闻过。突然,老张头脑海中灵光一闪:「这小子的妈妈是一中的校花?」长
期辗转在一中附近乞讨的老张头对一中早就有些许熟悉,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一
个模糊地身影,因为那个身影的地位太过高,以至于他不敢去看她的脸。

  老乞丐依稀地记得他某天在一中门口乞讨时,一辆黑色奔驰停在马路边上,
他爬到车门前等着车上的人下来他好上前向这些成功人士讨要,不知能不能多赚
一点。谁知他身材矮小,加上又是趴在地上,车里的人没有看到他,直接开车门
刚好撞在了他脸上,给他撞了个七荤八素。老乞丐被装得瞇着眼,看不太清周围,
只是拿出惯常地台词开始乞讨:「好心人帮帮忙吧……」旋即从奔驰车副驾驶露
出一双包裹着超薄肉丝丝袜的美足,美足上挂着银色珍珠红色高跟鞋,老乞丐低
着头,只隐约看到那跟差不多有8cm高,被肉色丝袜包裹的脚背略微鼓起,上
面可见两根青筋,在阳光下照射下,高跟鞋的红漆外表散发光芒十分迷人,于此
同时老乞丐还闻到了一股淡淡地清香。女人微微弯腰,关心地问道:「老先生,
刚刚撞到你了不要紧吧。」老张头擡起满是皱纹和汙渍地脸,露着黄牙笑着:
「不打紧不打紧」由于刚刚被撞到,又有点逆着光,他无法看得太清女人的模样,
但从她挽起的乌黑地长发,白如凝脂的脖子上戴着的珍珠项链,还有穿着浅灰色
职业套装地修长的身体,加上那令人激动地丝袜美腿,老乞丐可以猜到这定是个
金主,看到这麽个尤物在眼前,特别是那双美腿距离自己不过半米,他甚至可以
闻到贵妇腿上的肉香?老乞丐的下体开始一段一段地膨大。

  可能是由于撞了老乞丐心存愧疚,贵妇拿出从手提包包里拿出200块钱塞
到老乞丐手上,「老先生,我还赶着上课,这点钱你拿着」说完便留下嗒嗒嗒的
高跟鞋声音离去,只剩下老乞丐拿着200块看着少妇离去的背影发呆。

  教师办公室,一位身材姣好地少妇正用洗手液重複地擦着手,她便是一中有
名地美女老师田馨雅,也是就是小天的妈妈。田馨雅自小便有洁癖,刚刚在街上
碰到老乞丐时,本想一走了之,但善良和自小出自书香世家地她让她忍了下来,
还是关怀地问了问老乞丐的情况并给了他两百块。馨雅掏出包中的蕾丝花边丝巾
擦了擦手,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容,强迫自己忘记刚刚发生的事情,抱着书走
出了办公室。

  老乞丐嗅着丝巾的芳香,终于在脑海中锁定了目标,「没错,这就是那个贵
妇的味道,我忘不了」老乞丐心想「难道这个小伙子就是她儿子」想到这里老乞
丐呼吸逐渐急促,心跳骤然加快,很快他的下体便充血勃起,穿过他那破烂的裤
子,竟然可以看到一个紫红鸽子蛋大小般地龟头,龟头上也是沾着不知名的黑色
汙渍,马眼开始流出透明的液体,老乞丐像疯了一般,狠狠地抽吸着丝巾上的香
气,他闭上眼睛幻想着,这是少妇腿上的丝袜,他又吸又舔,用鼻子疯狂蹭着,
仿佛他的脸正在少妇的肉色丝袜美腿腿间摩擦,最后他把丝巾贴着自己的阳具,
幻想着抓着少妇的腿夹着自己的阳具,老乞丐的手疯狂抖动着,伴随着「啊哦」,
老乞丐一声喊叫,一股股白色粘稠的液体从老乞丐的马眼喷射出来,喷得地上、
丝巾上、老乞丐身上全是,射出了积攒多年的浓臭精液。

  原本老乞丐觉得那样的仙子般地少妇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扯上联系,但现在认
识了小天后,他内心隐藏依旧的欲望魔鬼似乎要释放出来了。
百站百胜: